惯性力的收藏

MADMXX:

6.15 09:52
竟不知说什么。
我心里一清二楚,心里一清二楚。
这可是遂了人愿。
不要暗自揣测,你又忘了。
这是一件悲哀的事。

对面坐了一个漂亮的女孩。
我看了她一会,低头写日记,觉得一腔无语依然无语。
我刚才在听山鬼,铃铛声直挠心窝。
心里又难受起来了。

好吧,我终于不用思虑,不用着急了。
没有压力我可以慢慢变好。
身体的恢复,激素的水平,心理的转换,
我都可以慢慢来了。
再也不用赶着赶着了,不用焦虑了。
放心吧。

我要跑了,跑的越远越好。
早安。
我等你。

MADMXX:

17:50
时光好缓慢。
我突然发现交谈过后,并无退路。当然这是世俗意义上的,可一步错步步错却是无可厚非。
昨天我们总结出的一个定律是,在世俗中,你追求那些有漏的事物,想用一种究竟的心态或者得到一个究竟的结果,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听上去还是有些耸人听闻,看上去就像用一片沙掩埋了下面的满目疮痍,我不是没见识过盛放,所以格外明白这种非常的常态。有点像宋冬野的歌,岁月静好又绝望挣扎。
你能明白那种矛盾的感觉吗?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我确定。
可这一切每一步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确定。所以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啊,我心甘情愿选择的生活却是一个面目全非的样子?这是为什么。

你看命运从来都是公平的。
这...

MADMXX:

20:49
刚才听着一首歌荡秋千,用脚去踢天上的月亮。有种飞起的感觉,很快乐。第一次从自己体会到无常体会到空性。一瞬间的破涕为笑,和一瞬间的乐极生悲。感觉还是那个感觉,但你能感受到情绪的多变和无实质存在,心脆弱的甚至控制不住分别念的一生一灭,在那一刻悲去悦来的短暂空间,我捉到了心性的本质,那是师父说的心的实质,空和无我。
————————
平静时候我完全可以明白我的所需,当被外境操控时,心变得格外软弱和易操控。心有挂碍则不成,则易忽略本心。这也算修行吗?真是福祸相依。
—————————
无数个夜晚我自己坐在那里听蝉虫嘶鸣看云过月现,那是我,我们的岁月静好,像风吹过八千里,不问归...

MADMXX:

丝绸之路之河西道
DAY1兰州-乌鞘岭-武威-张掖
这五年来,我一直想把丝绸之路完整走下来。然而各种机缘未到,直到丝绸之路都申遗成功了,实在不想等了。眼下就是最好的时候!于是我放弃了今年
的老挝一线,改走河西道。
这真是让人激动人心的一条线路,然而因为时间关系,我把整条线路分为三段,需要几次实现。这次,从河西道开始。
从兰州出发进入河西走廊从乌鞘岭开始,当年的河西走廊的大门现如今已修成好几条长隧道,再也无法像当年霍去病一样带着轻骑站在山头遥望西域,然而这个通道的开始已经震撼了我。这里是东亚季风到达的最西端,其特殊地形也成为陇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短短数十公里,大雪纷飞时进入...

Lu:

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MADMXX:


三月中下,雨水和大片的乌云笼罩着西北,晴朗荫翳与阴霾黄沙皆在老天一念之间。

我在岁月中审视即将到来的局面,在期待与抗拒中顺流而下。

这生来被裹挟的命运无时无刻不在昭示着无常,而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即将开始学习入行论,我很高兴我对佛法的学习可以进入一个系统的阶段,他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光明,还有方法。

这一年,还是有很殊胜的缘起。比如随意碰到的一根上上签,再比如说我对理想的完成,还有佛学院的入学,当然还有即将到来的人生的诸多改变。

去年的这时候挺恍惚,还不能算是有一根清晰的主线,来指导自己的未来。现在当然是有生以来最好的时候,我要珍惜当下的每一个取舍。

我们都在婆娑中迷路...

MADMXX:

6.30
人生的际遇有时候说不清楚。
就像不管你是汉人还是匈奴在若干年后也只能用小拇指盖来模棱两可的区分。就像所有的感怀和愁苦也都是浩瀚星球的不足为道。
然而一花一世界,人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梦乡,有花朵,有暴风骤雨,这实在是一件矛盾又明白的哲理。
这一切干涩又拧巴的现实也终将成为一段看似平整的回头路。
我也只是沉默的看着山川河流,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六月再见。
七月流火。
西北的西北。宁夏川。

7.3
七月的宁夏干燥灼热。
我们心事重重行色匆匆。
我们颠三倒四我们不明所以。
出差一周比上班还乏。

7.4

昨晚把颐和园看完了,这么看来但凡青春如果具备了神经质的性情和躁动不安的荷尔蒙,那这注定是...

MADMXX:

其实,我也是个小孩。
可是我的嗅觉很敏锐。
我可以随时分辨我曾嗅过的任何气味。
有时候这也会让我很困扰,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这事间的相遇分开都是因缘,我们之间有怎么样的因缘要在何时相遇想好又以各种方式了结。这都是个迷。
我把每一天都过得像世界末日,豁出去了的尽兴。这种末世情怀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占据了我的大半性情,兴庆宫旁我每日穿行,唐长安城始终在脚下沉默,我徘徊在千里之外,徜徉在千年之前,我只想知道这样下去,我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或者说我到底又想要什么呢。
生命这种个体,微不足道。
但其中附着的心气儿,却从来都不是可以忽略的力量。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
其实...

猫舍:

火炬叔:


原谅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都带刺。


持雞照:

思鹿:

“你不开心是你的事了,和我无关”

人都是自我的动物 在团体中找出独特的 立足的线头 

向每个它能触摸到的地方生长 甚至不惜浓墨重彩的夸张 

在学霸环绕的周围自我暗示 我长得好看 

又在白富美中声称 长得好看有什么了不起 

明明两种要素都是最爱 偏要站在第一种的摇船上 对第二种的晃影说 你不对 

左手和 右手 哪来对错之分 偶尔还必须抱在一起为身体取暖 ...

1 / 3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