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力的收藏

龙庭羽:



当最后一粒谷子落地
那架起的谷堆——深秋的乳房
干扁而衰老地挂在田野上

昨天,她还是个美丽而丰腴的女人
我爱她的风情万种,爱她
远山一样又深又弯的眉
她的眼睛就像夕阳中湖水
含情的唇印落在一片片树叶上
却并不让人心存嫉妒
当我抚过她泛黄的肌肤
有一种叫岁月的温暖

在她的面前
我常常会失去语言
只怔怔地想要记住她所有的样子
记得她热烈的美
浓郁而哀伤的才情

可她还是走了
我徘徊着,就像废旧街道中
斑驳而破碎的光
遍布温凉的幻象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Z.LI.Saunato:

发布了长文章:《利物浦Liverpool— 永不独行》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Z.LI.Saunato:

发布了长文章:《La La Land - 梦想家的情书》

食人鱼:

都来和我说说话、做做爱
反正
我也不会爱上谁了
等待是痛苦的
在等待里活成一棵荒野上
自由生长的树
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亦或故事
不去参与的狂欢
看起来
像是荒原上的一场大雪
我在角落里蜷缩太久
墙壁上残留着蜘蛛爬过的轨迹
渗出水滴
大概一万年过去了吧
很多人来微笑寒暄
他们想留下来,或者带我离开
“很高兴认识你们”
那些重复疲乏的相识幻化成影
影子里有相爱过的人们
还有残杀的鲜血与屠刀
多年前一个女孩儿路过
在树下完成了她的成长
哦对了,人们称之为成长的
她说那是毁灭
“这大概
就是毁灭了吧”

食人鱼:

我本是太阳的女儿
而今流落到
地狱的街巷

我放声
便有一千个小丑狂笑
笑我贪婪地
吮吸太阳

我说
窗外有一束阳光
还有威尔第的交响
他们说
地狱无常

这是个陌路者的世界
我们受尽苦难
而后
才有鲜花、清泉
与欢庆的钟鼓
悠悠鸣唱

食人鱼:

妈妈
当我回家
我不再是一个孩童
请把我的娃娃
寄向南方
梦境中的姑娘
请你写一封信
请你告诉她
这是一场谎言
我们
无一幸免

妈妈
当我回家
我不再是一个女儿
请将我的长裙
赠予海上
我的他
请你写一封信
请你告诉他
我是一出独幕剧
亲爱的
谢幕的时刻到了

妈妈
当我回家
我不再是一个女人
请将我的长发
丢给街角
剃头的白衣人
请你亲口告诉他
也许是存在的
不仅仅是生活
还有 一头长发

妈妈
当我回家
请不要微笑
请不要给我拥抱
请你告诉我
生如荒草
逝如砂土
然后
请你祝福
我的远去
安然 无恙

主婦三味:

這幾天智商很低很低,有弱智傾向,反應都要慢上好幾拍,什麼興趣都沒了,畫畫也不會了,網購也購不動了。曬一曬前年初夏的一張照片,我把從雲南網購的扎染美布洗後晾滿一陽台。我是個不會精打細算過日子的主婦,因為有美布控,這些年每年都會花上一兩千元去全國各地的網上布店購買自己鐘意的美布。自己做衣服後又囤積了很多,家裡快沒地方放我這些寶貝了。老公罵罵調侃道妳可以去開個洋布店了。只是我並非是個理性的人,對於喜歡的東西總是那麼貪得無厭。本月中旬我又從雲南網購了好多布,美得迷死人。經常購買的那家布店有個非常浪漫的名字,叫【如果不是愛上你】。哈,當一個感性的人遇見了一家感性的店,真是一拍即合,像...

阿暖 | 行摄间:

他是村里唯一一个修水桶的人。

他修水桶修了一辈子。 

有人问过他,为什么选择修水桶。

他说:“因为我这一辈子,就败给了一只水桶。”

他打小就喜欢林家二姑娘。他一直觉得,林二姑娘就该是他媳妇儿。

他年轻时候油嘴滑舌又粗枝大叶,但每次都只有他能把沉默寡言的林二姑娘逗得咯咯笑。

他一直觉得林二姑娘也是喜欢他的。至少在林二姑娘和王家小伙子的婚讯传进他耳朵之前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他气红了眼,一把摔碎了手里的饭碗,急匆匆跑去林二姑娘家质问她为啥嫁给王家小伙子。

林二姑娘头也不敢抬,低声小气地告诉他:“他第一次来我家...

美丽阅读:


我一直认为最好的爱,就是不捆绑,两个人活着有各自的姿态,爱情只是让他们依偎在一起,而不是依附在一起。

很多人接受不了异地恋,觉得异地恋不过是养了个手机宠物,觉得需要恋人的陪绑,如果你不能再我身边,那我还要你干嘛,或者觉得没谈过恋爱的人才会把异地恋当做恋爱。

我有一朋友,恋爱了,可是男友经常出差。

他没陪你?

他还在出差?

啊!!!出了多久了啊?

一个多月了

以后呢,还会这样出差吗?

说不准

有后悔吗?

啊...

爱就是陪伴嘛

不要以爱的名义去捆绑一个人,无论爱情,友情,亲情

这就是最好的爱,我认为的。双方理解,尊重,不捆绑...

美丽阅读:


他高我两届。

最初认识的契机是借鼓——同为鼓手,不同乐队;最早熟识是在那一年的寒假。

我不怎么合格地暗恋过他一段。他不是特别高,身材也没那么好——但是穿格子衬衫的样子很帅。

他是出国党,高三的寒假对他而言除了等offer几乎是毫无压力。他对我很好,不幸的他几乎对所有人都很好。那个寒假我们聊了很多,从彼此的感情史聊到未来的打算。而我是个在假期就日夜颠倒作息混乱的代表,所以时常两个人一聊就聊到天亮,我称之为“夜聊”。

我是个特别喜欢吃草莓的人,半夜的时候他总是刺激我说“我去拿草莓吃,你等一下”,然后大概吵吵闹闹的他就欠我一顿草莓了。整个寒假的谈话现在回想起...

1 / 9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