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力的收藏

林墨含:

火分辨着两个文明
触不及防地分出了两个世界
红旗大喊着:英雄走好
我们的时代总是在造就这样的英雄
在这没有英雄的时代
我只希望你们是儿子,是丈夫
已经多少次了,多少次了
依然是年轻人的肉搏
在这伟大的9012年


©林墨含
9012.04.02    成都

林墨含:


这是一组题为《雨》的诗,献给某个人,或献给所有人。





  •  雨(一)




晴天    中环路驶过了一千辆汽车


一个黄昏的长度    不长不短


香油淹没喉管   火焰焚去沉默无情


本应该下雨的   这美丽的黄昏



雨就在身旁


像少年时代丢失的名字


闪烁在一平方公尺的领土...

林墨含:

在灵岩古刹的山道
遇见一尊唐代的菩萨像
很美
下山的时候
又特意瞻仰一遍
美极


在海拔一千四百米的中国的山上
盘山公路转角的配电箱
贴着一块贴纸
是红色的格瓦拉
这时,手机里传来美洲的消息
格瓦拉的战友老大哥死了


这两个家伙
一个为理想战斗到死
另一个为理想固守到死
我爱这两个家伙
谁叫我骨子里尚留着
几块理想主义的贱骨头


一尊戴着贝雷帽的菩萨
对着我笑
分不清是来自美洲
还是来自遥远的唐朝


©林墨含
2016年11月26日    都江堰灵岩寺

林墨含:

夜越深越好
静谧的漆黑的夜最适合想你
想你是一阵风
想你是夜未央
想你是迟迟未肯道破的谶语
姑娘,姑娘
我在三月的南方
这里的每一朵花都在想你
想你是待酿的花蜜
想你是一只蜂的误入
想你是我爱你
爱你


©林墨含
2016年3月12日    成都

林墨含:

断续而有节奏
雨,攻克下这座城市的夜
而后临幸了一辆“回场”的公交车
城市的末班车啊
偷走了几个漂亮的打工妹


姑娘说她十八岁了
去年三月来的这座城市
姑娘总爱撩动她的发
乌黑的长发从肩头泻下
有两抹蹿到胸前
羞答答吻着美丽的弧线


那些珍爱的时光
恍惚着路灯下的雨幕
二十岁的时候
在另一座城市
校园的林荫小道
马尾辫摇晃几下
樱花便齐齐盛放


©林墨含
2016年3月9日夜     成都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