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力的收藏

林墨含:

火分辨着两个文明
触不及防地分出了两个世界
红旗大喊着:英雄走好
我们的时代总是在造就这样的英雄
在这没有英雄的时代
我只希望你们是儿子,是丈夫
已经多少次了,多少次了
依然是年轻人的肉搏
在这伟大的9012年


©林墨含
9012.04.02    成都

林墨含:


这是一组题为《雨》的诗,献给某个人,或献给所有人。





  •  雨(一)




晴天    中环路驶过了一千辆汽车


一个黄昏的长度    不长不短


香油淹没喉管   火焰焚去沉默无情


本应该下雨的   这美丽的黄昏



雨就在身旁


像少年时代丢失的名字


闪烁在一平方公尺的领土...

林墨含:

在灵岩古刹的山道
遇见一尊唐代的菩萨像
很美
下山的时候
又特意瞻仰一遍
美极


在海拔一千四百米的中国的山上
盘山公路转角的配电箱
贴着一块贴纸
是红色的格瓦拉
这时,手机里传来美洲的消息
格瓦拉的战友老大哥死了


这两个家伙
一个为理想战斗到死
另一个为理想固守到死
我爱这两个家伙
谁叫我骨子里尚留着
几块理想主义的贱骨头


一尊戴着贝雷帽的菩萨
对着我笑
分不清是来自美洲
还是来自遥远的唐朝


©林墨含
2016年11月26日    都江堰灵岩寺

林墨含:

夜越深越好
静谧的漆黑的夜最适合想你
想你是一阵风
想你是夜未央
想你是迟迟未肯道破的谶语
姑娘,姑娘
我在三月的南方
这里的每一朵花都在想你
想你是待酿的花蜜
想你是一只蜂的误入
想你是我爱你
爱你


©林墨含
2016年3月12日    成都

林墨含:

断续而有节奏
雨,攻克下这座城市的夜
而后临幸了一辆“回场”的公交车
城市的末班车啊
偷走了几个漂亮的打工妹


姑娘说她十八岁了
去年三月来的这座城市
姑娘总爱撩动她的发
乌黑的长发从肩头泻下
有两抹蹿到胸前
羞答答吻着美丽的弧线


那些珍爱的时光
恍惚着路灯下的雨幕
二十岁的时候
在另一座城市
校园的林荫小道
马尾辫摇晃几下
樱花便齐齐盛放


©林墨含
2016年3月9日夜     成都

林墨含:

父辈们平凡的生活终于要在我们这一代终结

故乡小镇也将终结世代的平静

新世界的洪水淹没理想家园

廉价的传奇肆虐狂扫

我们比故乡沉沦更快,是啊,快多了

故乡衰竭的溪水还在流淌

石头那当过兵的弟弟却被人杀了

二姑家的甘蔗还在沿街叫卖

贪玩的表姐夫却赌掉了一辆货车

这是故乡的小年夜

一家人团聚,一家人闲聊

年轻一代成为奶奶的一声声叹息

可婚嫁的还得婚嫁

日子还要继续排挤着日子

故乡的阴翳里还要偷偷漏出几米阳光

鞭炮响起

万物周而复始


©林墨含

2015年2月13日  ...

林墨含:

故乡的黄昏,婚嫁的硝味弥漫

故乡再不会关心我的考试成绩

连工作的事情也仅是几句带过

故乡开始关心我的姑娘

故乡的黄昏在等待我的婚期


老妹带朋友来家里吃饭

热情的老妈另有心计

私下问:中意否

老妹的朋友很美

夕阳很美

却不能用来拥抱


老妈开始惦记我的那些女同学们

“儿啊,高小姐不错,那位洁也不错

老校长家的孙女就算了吧

她太娇贵了我瞧不上”

老妈很会挑白菜

可姑娘不是白菜

我笑着回应:妈,你就自娱自乐吧


舅舅说要给我介绍一位护士

小五岁,不高不矮,貌...

林墨含:

终于又开始热爱故乡的山峦

外婆欢乐的微笑

新房子里重新和好的兄弟

除了不再复活的爷爷

一切都似乎变得美好


故乡的蓝天

在立春的末尾复苏

这是儿时的愿景

长大了的躯体

在外婆家的矮墙上

重叠着舅舅们的影子

两个舅舅

两位漂亮的表妹


©林墨含

2015年2月5日 于赣

林墨含:

我爱你是一壶酒

不会让人醉的酒

在南方温暖的冬天

在我黑色大衣的口袋

在我难受的喉管

欢唱


一抹故乡的情怀

姑娘的眼睛,忽明忽暗的眼睛

无辜地看着我远去

共和国被灰霾遮住的曙光

照耀我未卜的前程

而情歌欢快

依旧刺伤我的心


春天已经不远

征途,二十五岁的征途

来不及说:我爱你

我爱你,越冬的麦子

我爱你,诗歌死去的地方

我爱你,只能让风知晓

自由,火焰,燃烧着的一切


©林墨含

2015年1月20日   ...

林墨含:

其实,我还是太高估自己

说好的一百首告别诗

写完你的婚礼,你的玉渊潭,你的圣陶沙

写完你的童话,你的名字

再写完你的幸福生活

我便已经变得词穷

你一定埋怨我:你可是诗人啊

算了,你的诗人从来就不是什么诗人

一位生活的歌者

不厌其烦回顾你们渺小的交集


终于要说声告别了

你,另一个我

你,我的心流浪了十年的地方

在这个酒精沸腾的夜晚

南方和北方一起投诚于我对你的爱

跨过黄渤海的交界线

越过滔滔湘水最后的渡口

在故乡的香樟树下

在松香操场远去的魂魄里

我只能自我安慰

你的故乡便是我的故...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