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力的收藏

Z.LI.Saunato:

【Berlin Story】

位于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由灰黑色的石碑组成成的混凝土石林,肃穆的设计,用来铭记每一位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

如今日常的下午,会有很多人在此晒太阳,休息,聊天,有孩子捉迷藏,甚至时不时有欢声笑语在这迷宫里起伏。

在我看来,这并不打扰这份庄严,反而更让人心灵震撼。
在谨记历史的时候,更要珍惜生的喜悦和美好。

柏林这座城市背负了太多,
才显得每一个有烟火气的细节,格外动人。

Photo by Kodak Ektar 100

被命运作弄的女性—从日军护士到八路战士

(《RED CROSS 女人们的“红纸”》观后感)

桥本隆则/文


    中国的抗日神剧在日本不断地被提起,甚至有人还“别有用心”地选择性剪辑了其中的“经典”镜头向日本观众播放,如“手撕日本军人”“裆中藏雷”等。这样的中国抗日神剧被介绍,不是作为娱乐性节目中的插曲,博得大家一笑;就是在政治性节目中,作为中国“反日”的证据。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在日本也是非常一个纪念日。每年的8月15日,日本媒体总是会用各种形式来介绍历史,从正反两

钱先生的《中国历史精神》之第一讲“史学精神和史学方法”全文抄录至此结束。

本书后续还有以下各讲:

中国历史上的政治

中国历史上的经济

中国历史上的国防

中国历史上的教育

中国历史上的地理与人文

中国历史上的道德精神

并附录

中国文化与中国人

从中西历史看盛衰兴亡

中华民族历史精神

晚明儒之学术及其精神

虽然今天我们读来仍然新鲜,能得到启示。但是要清楚,理论和哲学绝不是凭空而来的。尽管柏拉图、黑格尔说只有理性才是真实世界,实际上钱先生的讲演背景是民国军方或政界高级人士,强烈带有当年的意识形态。

讲历史总是针对现实,

讲哲学总是面对当下,

激励精神于败退之际。

但近代是西方人在领导这个世界,这已经有两百多年了。欧洲文化控制了全世界,这是眼前事。不要认为欧洲文化便可永久地领导统治者世界。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一切问题并未得到解决,第三次世界大战仍悬在人人的心上。为什么?战阵并不是人类所希望,而像终不能免,这便是近代西方文化本身犯了病。紧接着几次世界大战,西方文化控制领导世界的时期便过去了,“帝国主义”与“殖民政策”都给宣告终止了。中国这五十年来,开始学德、日,后来学英、法、美,后来又学德、意,今天又要学苏俄。西方的,我们都学遍了,但也都碰壁了。要学的学不到,要打倒的,自己五千年来的文化、历史、政治、社会的深厚传统,急切又是打不倒。这是近代中国最大的痛苦...

上述近代西方三大史学家,为什么他们的话,都会说错了呢?这也很简单,这因为他们所凭借的历史材料太不够,因此他们的历史智识和其所谓历史哲学者,也连带有问题。我们有五千年历史,所以我们中国人对人生,对文化历史,本有极高的经验,甚深的陶冶。现在我们却把它抛在一旁,只要外国人讲的话,便诚惶诚恐地奉为圭皋,认为如天经地义般该尊信。今天我们要反对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又希望抬出黑格尔来打倒马克思。其实在黑格尔眼里,中国文化最低级,在不该有存在的地位和价值。黑格尔看中国如此般无知,并不会看整部人类历史便绝对地高明呀!若我们也照自己中国历史来看德国,他们民族到底太幼稚,经验太浅,胜利了没有把握,失败了更没有把握...

现在说到研究历史的方法,我想简单说几句。根据上面所讲,研究历史,应该从“现代中找问题”,应该在“过去时代找答案”,这是研究历史两要点。

刚才讲过,历史虽过去,而并未真过去。历史的记载,好像是一成不变;而历史知识,却常常随时代而变。今天我们所要的历史知识,和乾嘉时代人所要的不同。因为现实环境不同,所面对的问题不同,所要找寻的答案自然也不同。一个国家,历史最长久,最完备,应该要找答案也最容易。

我且说近代西方的三位史学家,一是黑格尔,一是马克思,一是斯宾格勒。这三人都出生在德国。但德国实在是个很可怜的国家,他们的历史太短了,而简直可说是没有历史吧!在黑格尔出生时,德国尚未完成一个现代的德意志。...

中国这一个民族的生长,国家的创造,到今天已有五千年之久。一部中国史,就是民族和国家的生成史。它有了五千年的生命,我们何能一笔抹煞?今天大家所以悲观,就在要一笔勾销这五千年历史而终究勾销不掉它。今天中国之所以还能有乐观,也就在这一部五千年的历史之不可能勾销。

今天的中国,我们只能说它生了病,生了一种“文化病”。有生命就不可能没有病,需寻求它的病源。不能说你有病,因为你有生命,要消灭了生命,才能消灭你此病。试问,世间有没有这样的医理?我们不能不承认近代中国生了很重大的病,但要医这个病,该先找它病源。我们不能说病源在生命之本身。我们只能用生命力量来克服这个病,不能因病而厌弃生命,埋怨生命。也不能见...

但试问这么一个国家,这么广大的人口和土地,怎样二千年来,可以永远受着专制黑暗,而不懂得起来革命和造反呢?诸位试想,一个皇帝,居然凭仗他那一套专制政治,能统治这样大的土地,这样多的人口,经历几百年才换一个朝代,又那样地统治下去了,谁为他们创造出这样一套制度来的呢?这套专制的制度,岂不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吗?

当时宣传人,也未尝不知这些不近情理的,于是又改口说,“二千年来的中国人,全是奴隶根性”。好像这样便可以告诉我们,中国的专制政治为何推行了两千年。但又试问,二千年奴性民族,再有何颜面,有何权利,在现代世界中要求生存呢?于是又改口说,“这都是孔子的罪过,中国人都上了孔子的大当,我们该达到孔家店,全...

然而这些话,这些口号,我要诚恳地请问诸位,究竟在历史上,有没有它真实的凭据呢?中国从秦始皇到清宣统,二千年来,是不是一种专制政治呢?你说是的。我却要问你,根据何在?你的根据自然应在历史上,但你读过哪些史书吗?你所说的专制,是怎么样的内容呢?中国一部二十四史,你在哪寻出此“专制”二字来呢?我想这“专制”二字,也不过是今天的我们给以往历史的一句统括的批评话。但这个批评的根据何在呢?请你举出这一个负责的史学家的名字,和这一位史学家的著作来。否则我们怎能根据一些捕风捉影道听涂说的话,来武断以往两千年的历史呀!

又如,我们今天所提倡的考试制度,在这中国史上,已存在以前多年了。我请问,怎么在专制政府之下...

上面说过,在世界上各国家各民族中,中国是一个最爱好最尊重历史的民族。但经满清统治二百六十年,中国史学已经渐趋衰亡。我们知道,要灭亡一个国家,定要先灭亡它的历史;要改造一个民族,也定要先改造他们的历史。有如要消灭一个人的生命,必先消除他的记忆般。满洲人入主中国,第一步存心就在打击中国的史学的精神。史学精神所最该注重的,是现代的历史,不是古代的历史。满洲人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年,逼得中国人对现代史没有了兴趣,纵有研究历史的,也都讲古代,不敢讲现代。只有考史,不敢再著史和写史。从前野史、私史一类著作,在中国极其盛行的,在清代却没有这样的风气。直到最近,革命成功了,没有革命史;抗日胜利了,没有抗日史。这岂...

1 / 2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