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力的收藏

鹰婕:

<遥远的美索不达米亚>

—— Turkey·Mardin



图文完整篇在公众号:鹰婕

微博:鹰婕



几近十个小时的车程,

抵达土耳其东南部的马尔丁 (Mardin)时已经是清晨。


在车站下车之后发现没有接驳车,

查了一下,距离古城的酒店还有3.5公里。

临近也没有公交站,没有的士,什么都没有。

背着沉重的大包,天下着小雨,

身体仍在睡眠中没有完全苏醒。


下了一个有点可怕的决定。

“不就3点多公里嘛,那就走着去”。


这似乎是一条绵延不绝的上坡公路。

走到后来只靠意志力支撑。


直到走到一个缓慢的拐弯处,

看到山城之上的大片房屋与古老建筑,

这才意识到很快,很快就到了。


雨中的空气清冷,

但还是比雪中的卡帕多奇亚暖和太多。

我贪婪地呼吸着这里的空气,

心里默念着,默念着,

遥远得不像在同一时空里的美索不达米亚啊,

我终于抵达了。





走进了老城,

古老的石路,古老的城池。

被眼前这一番景象惊艳得彻底清醒。

就像时光倒流,时间倒带,

一直退回到千年以前。

清晨的古城还没有完全醒来,

稀稀拉拉的店家这才开门,

而这里的人似乎都更加淳朴热情,

看到我们行走在路上,

都会很开心地朝我们笑,挥手,

还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也习惯性地回答China,

他们听罢都会笑着连连点头。


老城大概跟从前的模样相去不远吧。

依然能看到人们骑着马,

马蹄哒哒哒地踏步在石头路上,

在安静的早晨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也有人赶着毛驴,铜铃叮叮咚咚回荡在路上。


有个姑娘过来跟我打招呼,

伸出手摊到我跟前,让我拿几颗坚果吃。

我迟疑了一下,还在想她是不是卖坚果的店家呢。

没想到拿了几颗她的坚果后,她直接冲我笑着就走掉了。

啊,可爱得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开始忍不住喜欢上这里。





站在路边看地图,酒店不知道该怎么走。

又看到那个姑娘了,我很开心地跟她打招呼,

顺便问她知不知道这个酒店在哪里。

她英语不好,讲了几个单词,自己就开始笑,

笑完说“Come,come.”直接带我们去。


入住的酒店简直是一个古堡。

由于正处旅游淡季,这里几乎没有游人,

所以像是以极低的价格承包了一座古堡。





“马尔丁”名称来源于古老的阿拉米语,意思是“要塞”。

马尔丁便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古要塞,

正好位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

这里处在半干旱地区,

层层叠叠的石头建筑顺着山势依次排开,

建筑多为平屋顶,粗犷朴素,

与色彩斑斓的伊斯坦布尔有着全然不同的风味。


公元3世纪由基督徒建立的马尔丁,

现在却成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混居的边境城市。

让我惊奇的是,虽作短暂停留却也能明显感受到这里的安宁气息。


我们找到了一个咖啡店,

在露台上可以把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尽收眼底。

再远的那边就是叙利亚边境了。


我看着眼前不太真实的平原,

听着不远处清真寺传来的宣礼声,

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个关于异国远乡的梦。





本地居民并不因为常住这里而对眼前神奇风景视若无睹。

他们依然自豪,依然欢欣,

依然对着眼前广袤发出深深赞叹。

还遇到一个本地人,比划着告诉我们,

来上面,来上面更美。


穿行小巷时,看到有位姑娘头顶着一箩筐刚做好的馅饼。

香气四溢得让我们忍不住回头多看她几眼。

结果她笑了,招呼我们过去拿饼吃。

咬下去,外饼皮烤得脆脆的,

里馅有肉末,西红柿,洋葱。

是我在土耳其吃到的最好吃的饼之一。


傍晚时分,不知不觉已顺着小道走到了山顶。

见到了耶稣光,

就这样神圣地洒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





该去问问旅行社怎么坐车去下一个目的地了,

却无从下手,网上查不到相关信息,

也没遇到旅行社。

这下连买车票都不知道怎么买了。


神奇的是!走在路上,我又见到了那个给我坚果吃的可爱姑娘!

忍不住跑过去抱住她,看到她身后的小店,

问她这家店是不是你开的?她说是呀是呀,

就拉着我进店里坐了。

煮起水来,泡茶,又拿出小点心,一直叫我吃。

她说她英语很不好,自己边磕巴地说几个英文单词,边忍不住笑。

我说有什么关系啊,那我们拿翻译软件来聊天就好啦。

于是真的就聊了许多,她还给我看她订婚前的照片,

那时她特别瘦,说是开了店之后每天坐在店里吃吃吃,

就把自己给吃肿了。


听我们说不知道怎么去下一个目的地,

她赶紧给一个开旅行社的朋友打电话,

她自己说不清楚,接过电话后发现她朋友也说不清。


她还是不放弃地要帮我们想办法。

写下了一个地址,让我们找到那里去,

说那里也有一个旅行社,可以去问问。


最后跟她道别, 走出她的小店时,

傍晚的阳光正灿烂地照耀着这里的山城与建筑。


路上看到了一个旅行社,

进去问了,发现店里的人都不会说英文。只好作罢。


这下该怎么办呢?

路过了一个银行,戈叔停下脚步,

说要不进去问问,银行的人肯定会说英文。

保安把我们拦住了,

但是里面的好几个职员都招手让我们进去。

他们人都特别亲切呀,即使已经到了下班的点了,

还是一点都不着急地听我们说话。

一个不作表情都像是在笑着的阿叔说他可以帮我们,

可以直接带我们去坐车。

于是说好了,第二天要走了再过来找他。


第二天中午临走了,

背着大包走到银行附近,就看到那个叔叔在外面晃荡呢。

去跟他打了招呼,说我们要走了。

他听罢说好的,我带你们去坐车。

结果就带着我们去坐公交车了,

这里也没有任何公交车牌,

如果没有当地人帮助,自己肯定找不到。

我们上车后,那个阿叔跟司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些话,

说了我们的目的地,让他带我们去车站坐车。


于是就真的告别了。

古城马尔丁,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还有这里所有热情的人们,

我都在心里一 一道过别。





公交行驶在山城小道上,居然像小小的过山车。

从山腰一直到山脚下,路过了新城,

在路边,司机转过头叽里咕噜跟我们说话,说我们该下车了。


下车后再次一脸懵,这又是哪里?

大概前方迎面走来的一个阿叔看出我的困惑,

过来用流利的英语跟我说 Can I help you?

一瞬间像遇到了救命恩人,

在这个没什么人讲英语的小地方,

能遇到会讲英语的人简直太幸运。

他说我们可以在这里坐小巴,

路边小巴都可以坐,

去到车站,再从车站坐车去Van。

我说,这里的人都不说英语啊,你的英语怎么那么好?

他说他以前在伦敦呆过一段时间。


去到车站,下车,

发现这个车站太小了,没有去Van的班车。

问了好多好多人,才得知我们得去另外一个大的车站。


于是辗转来到了另一个城市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

被车站工作人员告知前往Van的车在夜间11点。

还剩下六七个小时呢,就背着大包前往附近闲晃。

误打误撞进了一个类似宜家那样的大型超市,

推着车玩得开心,买单时被告知这里只能用什么员工卡来结账。

一脸懵,结果后面的当地人直接拿出他的卡,跟工作人员说刷他的卡。


据说迪亚巴克尔有很多搞政治独立的库尔德人,并不安全。

但我又一次毫无防备地感受到满满的善意。




接下去的土耳其行程一路往东了。

越往东,便是越被传闻“危险”的地带。


但那时的我一点也不担心。

大概是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无关乎民族界限的朴素善意。


从马尔丁出来,还没有正式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就已经像是经历百转千回。

我却不觉急躁与害怕。

我知道,不管走到哪里,

总会有好心的当地人愿意出手相助。


一趟没有过分计划的旅行,

我感激且难忘的,

往往总是那些不在计划之内的发生。

它们提醒我,

人生有千百种可能,

你可以走不同的路径,

去前往不同的地方。

即使一时抵达不了你要去的地方,

那就先看看路上的风景,无妨。



Traveling Diary



·

·


评论
热度(104)
  1. 惯性力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惯性力的收藏

惯性力的收藏

© 惯性力的收藏 | Powered by LOFTER